这场疫情,重置多少贵阳人的购房观?

一场疫情,造成了很多改变。除了生活方式,还有观念。经此一疫,对于房子的认识,很多贵阳人或漂在贵阳的人,都开始反思自己的想法,有了重新的认识。

这样的变化,对贵阳楼市会产生一定的影响,无论是租房还是改善型购房。

一、租房一族:真金白银也租不了家

对于刚毕业的职场新人,家里没矿,购房是一个遥远的梦想。千千万万从农村来的打工者,以及从其他地方来城市讨生活的人。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: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屋,只能租房居住。

很多租房者,原本可以利用各种资源,买一套属于自己的小房子,但他们一直不愿当房奴。

在以前,他们总觉得,只有故乡,才容得下灵魂,只是容不下肉身;他乡容得下肉身,却无处安放灵魂。只能“直把他乡当故乡”,来到城市打工,只是寻找属于自己的生存方式,总觉得这里不属于他们,房子只是一个临时居住的地方,一旦条件好转,他们会毫不留恋地回到生他养他的故乡。

每逢节假日,他们就迫不及待地回到故乡,用家乡的山水和割舍不下的亲情,慰藉流放已久的灵魂。

节假日一结束,就又匆匆忙忙出发,去往城市,寻找肉体需要的养分。

租房,不像买房。买房就像树,一旦买在哪里,就在哪里扎根了。租房,就像无根的浮萍,感觉自己永远在这个城市漂着。

所以,租房一族都喜欢戏称自己是“某漂”,比如北漂、广漂。在我们贵阳,大家都称自己是贵漂。

一直以来,各种媒体都宣传,大家并非一定要买房,租来的房,也是家。

但疫情来临时,很多人发现,租来的房子,无法给自己提供必要的庇护。为了阻击新冠肺炎疫情,很多小区都加强了管控,这是必要的,也是无奈之举。

但据媒体报道,在一些城市,很多租客出门后,发现再也不能回小区,租来的房子,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家。这对人们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冲击。

表哥老张今年40岁,在遵义老家过得还算可以,在自家的宅基地上修了一栋三层楼的楼房,有几亩薄田,自种自足。

但随着两个孩子长大读书,薄田的产出已经无法满足生活所需。

迫于无奈,老张将两个孩子交给老人家管理。加入了到城市打工的潮流,带起妻子来贵阳打工,工资收入还不错。

由于单位不提供住宿,老张就和妻子在厂周边租了一套民房。

老张和妻子都非常节俭,除了必要的开支,钱都存了起来。经过多年的积累,加上单位也交了公积金,其实要买一套属于自己的小房子,还是能够实现的。

但老张认为,自己老家的房子已经够大,而且环境非常舒服,山清水秀,亲戚往来,大碗喝酒,自己养的猪,吃起来也放心。所以老张一直不想在贵阳买房,都是租房住。

但经过这次疫情,老张的想法改变了。

老张也喜欢玩手机,经常看各种新闻,在疫情期间,呆在家中无事可做,每天就是看各种新闻。

老张发现,很多地方,租房者因为疫情管控,遭到区别对待,到了打工所在的城市,根本就进不了租住的小区,然后想返回老家,又因各种原因,无法返回,被困在高速路服务区。

老张说,自己花钱租的房子,永远只是租客,不可能成为家,一个连回都不能回去的地方,怎么能算家?还是要自己买房子,无论发生天大的事情,回家都是理所应当的。

老张担心回贵阳无法进入小区,一直都和妻子在老家呆着,不敢出门。单位复工,催促他多次,都不敢回来。

老张这次下了决心,等过了疫情,回到贵阳就准备去看房子,不管是新房还是二手房,买一套小的房子,不再租房住。

二、改善型购房:一定要买一套大点的房子

周先生老家也是遵义的,大学毕业后来贵阳工作了将近20年,早就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,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,不好也不坏,刚好一家人住。

今年家中添丁进口,生了一个二宝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为了过一个闹热年,今年春节前10天,周先生就将老家的父母接到贵阳来过年。

父母住一间房,妻子带着两个孩子住一家房,周先生就只好在沙发上将就。

虽然有点拥挤,但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,周先生过得还是很开心。

父母一直都不喜欢来贵阳居住,喜欢在老家,那里环境更好,人情往来也更方便。所以周先生一直没有换房的打算,觉得没必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狠。

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,改变了一切。父母无法回老家,这个时候让老人家回去,也不放心。

住几天沙发不觉得,但住的时间长了,那种感觉肯定非常不好。父母经常看电视很晚才睡,两个孩子又经常早早起来闹腾,周先生连续多天没睡好觉,精神很差,白天本想好好睡觉,但又要帮忙照顾刚满半岁的二宝,常常是刚睡下,就被孩子哇哇的哭声叫醒,只好起来帮忙冲奶粉,换尿片。

周先生还得戴着口罩去买一大家人的菜。幸好父母帮忙煮饭做菜,省了不少事情。

到了开学时间,又要帮大宝处理学习上的事情,因为只能上网课,组装电脑,买各种装备,忙得焦头烂额。加上睡眠不好,整个人精神状态极差,一天竟然昏倒在地,把家人吓得够呛,所幸只是疲劳过度,休息太差导致的,没多大问题。

周先生说,家中还是有一点积蓄的,原本想换个好车的,现在看来,不能换车了,就以前那个车将就开。这次一定要换个大点的房子,至少得有四房,两个孩子大了,也需要自己的房间,父母年纪大了,说不定以后住一起是常态。

经过这次居家抗疫事件,周先生认为生活区和休息区分开非常重要,如果条件允许,要换房就一定要换那种跃层的房子,房间多,而且互相不打扰。休息好了,身体才好,才能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陪伴家人。

三、狡兔三窟:老家的房子不能轻易处理掉

周先生的高中同学王先生老家也是遵义的,大学毕业后和周先生差不多同时来到贵阳上班。已经在贵阳扎下了根,有了自己的房子、车子。房子很不错,是一套四室的洋房,生活过得很滋润。

前两年,王先生把父母接到了贵阳,一家人住。由于老家农村的一套房子,原本是一套老旧木房子,有三个进深。多少有点历史味道,但农村的房子不像城市,自己不住,根本就无法出租,甚至还得花钱请人照看。

无人居住,时间一长,房子就开始出现各种问题,开始有了衰败的迹象,到处漏雨,柱子开始朽败,院子长了很多草。

王先生想到反正不会再回老家居住,准备将其卖掉,自己加点钱,买一套小房子,算做投资,出租了也有一份收入,以备不时之需。

但由于价格不合适,加上政策原因,只能卖给当地的农户,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买主。

经过这次疫情,王先生认为,老家的房子不能卖了,还要好好修缮,一直保持下去。让自己多个可以去的地方。

王先生的老家,位置比较偏僻,一个寨子就10多户人家,每家之间都有一定的距离,而且大家都沾亲带故,相互之间关系都很好。

由于地处偏僻,人烟稀少,疫情期间根本不用担心传染,在封闭的小山村,也没人管理。疫情期间,王先生看到老家的表哥、邻居们发的抖音小视频,他们都不用戴口罩,可以到山上放牛放羊,自由采摘自家种的蔬菜,吃的是自家养的猪、鸡,还可以到山上、田畔间挖折耳根、山葱等野菜,日子过得很是逍遥,这让整天关在家里的王先生很是羡慕。

王先生说,常言道,狡兔三窟,老家的房子不能卖了,等过了疫情,回去把老家的房子好好修缮,把院子打理好,实在不行,花钱请人住都可以。

以后有点哪样事情,回老家去,那里的日子,才叫生活,那里春暖花开,那里可以挖山葱,挖折耳根,可以找到儿时的欢乐,相信孩子长大了,也会喜欢那样的生活,不能让这种可能在自己手上因卖房子而断送了。

在文章最后,需要说的是,在城市化的进程中,很多漂在贵阳的人,他们因这样或那样的原因,暂时只能租房住。但他们是我们城市建设的中坚力量,为贵阳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一座城市,能够包容它的每一份子,才是一座能留住人才的潜力城市。他们与业主、本地户口居民一样,也是城市的一员,更是城市发展所需的人才。

要留住他们,就需要多一些换位思考,多一份温情。

本文来自楼市网团队 / 老虎